Zara Home 将并入 Zara,以及,Burberry 将在 2025 年前取消塑料包装 | 浮华日报

Zara Home 将并入 Zara,以及,Burberry 将在 2025 年前取消塑料包装 | 浮华日报

一些重要的新闻

Burberry 计划在 2025 年前实现无塑料包装 | 根据 Ellen MacArthur 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新报告,Burberry 将在 2025 年前取消所有不必要的塑料包装,仅使用可重复使用、可回收或可降解的塑料包装。到目前为止该品牌已经停止对其购物袋及服装包装袋进行塑料压层处理,共减少了 29 吨塑料的使用。其它做出类似承诺的公司还包括联合利华、欧莱雅、沃尔玛、Target 以及家乐福等。共有 150 家公司及机构签署协议,总营收达到 2 万亿美元,塑料包装使用量占全球总量的 20%。

Zara 母公司去年销售额增长 4%,Zara Home 并入 Zara | 截至今年 1 月的 2018 财年,Zara 母公司 Inditex 集团销售额同比增长 4% 至 261 亿欧元,净利润同比增长 12% 至 34.4 亿欧元。集团店铺总数达 7490 个,而线上销售额则增长 27% 至 32 亿欧元,其中主力品牌 Zara 的线上网购服务已在 202 个市场开通。Inditex 预计其 2019 年销售额将同比增长 4% 至 6%,计划新增 300 家门店,同时将在巴西、迪拜、印尼和塞尔维亚等 10 个市场开通 Zara 线上网购。

Inditex 集团主席 Pablo Isla 还在提交财报后表示,集团远期目标是让 Zara Home 成为 Zara 的第四大业务。Zara 的 2018 财报中也首次并入了 Zara Home 的业绩状况。Zara Home 将继续以独立网店的形式存在,并拥有 603 家独立店铺(其中 524 家为直营,79 家为授权经营),但部分产品将在指定 Zara 店铺特别开辟的家居区域中出售。

阿迪达斯称增长或因供应链问题放缓 | 阿迪达斯过去三年将重点放在了美国市场,包括与 Kanye West、Pharrell Williams 等明星合作,从耐克挖角设计师,重新推出复古款式等。但 CEO Kasper Rorsted 周三表示,其供应商(主要集中于亚洲)无法及时跟上公司的变化,尤其是从高端产品向中等价位服饰系列的扩展。这可能会导致 2019 年销售额减少 2 至 4 亿欧元,预计其 2019 年销售额增速将从 2018 年的 8% 降至 5% 至 8%,而运营利润将从去年的 10.8% 增至 2019 年的 11.3% 至 11.5%。

阿迪达斯第四季度销售额增长 5% 至 52.34 亿美元,略高于分析师预期的 52 亿美元;净利润为 1.08 亿美元,高于预期的 8800 万美元。销售额在中国市场增长 13%,但在欧洲下滑 6%。

一些值得一看的:

经典动漫《瘪四与大头蛋》与 adidas Skateboarding 推出合作系列。

该系列包括 3MC 和 Matchcourt High RX 鞋款,以及球衣、教练夹克、T-Shirt、帽子等单品。售价从 28 美元至 80 美元不等。

洛杉矶男装品牌 C2H4 2019 春夏 Lookbook:

C2H4 两个月前刚在伦敦时装周上亮相。本季主题为“未来办公室着装”,将运动服和传统男装剪裁相结合。

纽约插画师 Steph Lau 的个人独立出版物《Hot Air》。

Stephen Lau 喜欢探索平面设计和插画之间的边界。“我热爱绘画,插画是这种热情的延伸。但每当我感到笔头带来的绝对自由令人无法消受时,就会用平面设计缓缓心情。”她对 itsnicethat.com 说。

“Hot Air”是这两种热情的结合体。杂志的主要内容是用视觉展示 Stephen 母语粤语中一些无法翻译成英文的幽默感。在这本自出版物中她也得以抒发出商业作品中无法表达的个人情绪。

Elle France 2019 年 2 月刊造型特辑:Madame Grege。

模特:Cato Van Ee,摄影师:Hordur Ingason,时装编辑:Anne-Marie Brouillet。

题图为 C2H4 2019 春夏 Lookbook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Cover:“Metoo”作为一项重要历史事件,该如何存档?

去年 6 月,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Institute)施莱辛格图书馆(Schlesinger Library)宣布了一项宏大的档案计划:收集与 #MeToo 运动相关的上百万条推特帖子及上万个网页,包括新闻报道、立法进程、人事政策变动、公开致歉声明等,将其作为一手历史资料存档,并且希望在 2019 年下半年前向研究者开放部分馆藏。

他们希望这些数据能回答关于 #MeToo 运动的一些关键问题:它究竟取得了什么成就?它只是转瞬即逝的、变革精神的瞬时爆发,还是一种尚待组织、十分分散但仍在持续扩展的尝试?

回答这些问题的难点在于,尽管施莱辛格图书馆一直以专门收藏有关美国女性地位发展的历史资料著称,但 #MeToo 运动的存档工作却没有什么先例可供参考。

许多人都天真地认为网上的内容会永远存在。但根据《纽约客》作者 Jill Lopre 的说法,互联网是人类发明中“有效期”最短暂的一个。一张纸可以保存 700 年;但网页的平均寿命其实只有约 100 天。

差不多 10 年前,历史学家们才意识到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图书馆也才开始研究可用于大规模收集此类信息的工具。

在互联网存档的早期阶段,保存主义者们的设想是能够将整个网络完整保存下来。从 2001 年,Internet Archive 都在做这件事。它的 Wayback Machine 每天会检索上千次,尽量快、尽量多的存储信息。但这种存储与其说是存档,更类似备份。它并不会按照传统的存档守则去筛选信息:这条信息是否值得保存?还有什么信息需要一同保存,以完善其真实性及完整性?谁创造并拥有这条信息,他们的权利如何考量?

到 2010 年,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简称 LOC)试图做一个社交媒体版的 Internet Archive。当时它宣布将从 2006 起存储所有推文,这让媒体和研究者们十分兴奋。最初 3 年,每天都有约 400 多人写信要求查看数据。但根据 Harper’s Magazine 的报道,截至去年 12 月,没人获得任何信息。相反,这个项目证明了图书馆对于互联网时代是多么准备不足。LOC 光是给这些推文编号就得花费数年;2013 年,检索一个简单的关键词要花 24 小时。

 Hanna Barczyk,图片来自 Harper’s Magazine

对于 #MeToo 运动的存档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还要更加具体。

《纽约客》作者 Nora Caplan-Bricker 在今年 1 月采访了施莱辛格图书馆馆长、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 Jane Kamensky 及其团队。她们每周在推特上搜索 #MeToo 及相关话题标签,都会找到至少 150 条推文。这让她们没法确定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或者说,历史学家回看时到底应该把什么时间节点作为 #MeToo 的落幕?

Kamensky 团队目前使用的 Twitter 数据存储工具是由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研发的 Social Feed Manager。它每周会下载约 50 条话题标签,包括热门相关话题((#MuteRKelly)、细分行业领域的话题(#ChurchToo )以及持反对意见的话题(#MeTooLiars、#IStandWithBrett)等,收集的信息包括转发量、粉丝量、地理位置等。

不过,Twitter 的 A.P.I. 系统只允许大规模免费下载发布时间在一周以内的推文。因此图书馆需要与该公司合作,才能购买自 #MeToo 话题标签出现以来的 1900 万条推文。

针对 Facebook 和 Instagram,Kamensky 团队最初使用的是“Webrecorder”,但用它大规模收集数据十分困难。团队成员最初选择手动挑选新闻报道及 URLs 链接,后来为保证覆盖面够全,又改用了 Media Cloud——一套由 M.I.T. 和哈佛大学共同研发的工具,能够批量搜索新闻报道并存档。但用团队成员的话来说,收集这些信息仍然“像站在漫天纸条雨中,试图找出有用的捡起来,不然它们就会被扫到垃圾桶里”。

除了技术难题,#MeToo 运动的存档也意味着档案管理者还得把自己变成策展人的角色。标准的档案管理原本是有明确边界的:某个人或机构的一系列论文,或者是某个事件现存的所有文档。但 #MeToo 运动的信息源有上百万条,各自在不同方面带来不同影响,因此只能以一种被“构建”(constructed)或“虚构”(artificial)的方式保存。它们的边界是由人去定义,而非绝对的。这也迫使图书馆从传统角色中跳脱出来,从尽量不留下一丝指纹的存档者转换为试图从黏土中还原历史的学者。

另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平衡保存历史的需要与个人隐私。#MeToo 运动的主题之一是女性的主动权:为自己发声,讲述自己的故事。而在保存或研究这些故事时,存档者和研究者却不可能一一征询上百万 Twitter 账户用户的同意。虽然从法律上说,Twitter 的用户协议意味着存档者的做法并不违法,但大部分用户并没有这种意识:在一次针对 268 名 Twitter 用户的调查中,近一半的人认为自己的推文不可以在未经同意的前提下被用作研究素材。

一种权宜之计是图书馆只对研究者开放认证账号或粉丝数达到一定量级的账号的推文,并且在某位用户提出异议时,对研究者屏蔽该用户账号内容。

总的来说, Kamensky 团队认为他们的工作能够给研究者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无需过多考虑一些小的纠纷。“随着这些资料逐渐累积、得到保存,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我们的目光可以放得长远些。”Kamensky 对《纽约客》说。

题图来自《纽约客》,Chloé Poizat 绘制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Cover:“Metoo”作为一项重要历史事件,该如何存档?

去年 6 月,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学院(Radcliffe Institute)施莱辛格图书馆(Schlesinger Library)宣布了一项宏大的档案计划:收集与 #MeToo 运动相关的上百万条推特帖子及上万个网页,包括新闻报道、立法进程、人事政策变动、公开致歉声明等,将其作为一手历史资料存档,并且希望在 2019 年下半年前向研究者开放部分馆藏。

他们希望这些数据能回答关于 #MeToo 运动的一些关键问题:它究竟取得了什么成就?它只是转瞬即逝的、变革精神的瞬时爆发,还是一种尚待组织、十分分散但仍在持续扩展的尝试?

回答这些问题的难点在于,尽管施莱辛格图书馆一直以专门收藏有关美国女性地位发展的历史资料著称,但 #MeToo 运动的存档工作却没有什么先例可供参考。

许多人都天真地认为网上的内容会永远存在。但根据《纽约客》作者 Jill Lopre 的说法,互联网是人类发明中“有效期”最短暂的一个。一张纸可以保存 700 年;但网页的平均寿命其实只有约 100 天。

差不多 10 年前,历史学家们才意识到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图书馆也才开始研究可用于大规模收集此类信息的工具。

在互联网存档的早期阶段,保存主义者们的设想是能够将整个网络完整保存下来。从 2001 年,Internet Archive 都在做这件事。它的 Wayback Machine 每天会检索上千次,尽量快、尽量多的存储信息。但这种存储与其说是存档,更类似备份。它并不会按照传统的存档守则去筛选信息:这条信息是否值得保存?还有什么信息需要一同保存,以完善其真实性及完整性?谁创造并拥有这条信息,他们的权利如何考量?

到 2010 年,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简称 LOC)试图做一个社交媒体版的 Internet Archive。当时它宣布将从 2006 起存储所有推文,这让媒体和研究者们十分兴奋。最初 3 年,每天都有约 400 多人写信要求查看数据。但根据 Harper’s Magazine 的报道,截至去年 12 月,没人获得任何信息。相反,这个项目证明了图书馆对于互联网时代是多么准备不足。LOC 光是给这些推文编号就得花费数年;2013 年,检索一个简单的关键词要花 24 小时。

 Hanna Barczyk,图片来自 Harper’s Magazine

对于 #MeToo 运动的存档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还要更加具体。

《纽约客》作者 Nora Caplan-Bricker 在今年 1 月采访了施莱辛格图书馆馆长、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 Jane Kamensky 及其团队。她们每周在推特上搜索 #MeToo 及相关话题标签,都会找到至少 150 条推文。这让她们没法确定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或者说,历史学家回看时到底应该把什么时间节点作为 #MeToo 的落幕?

Kamensky 团队目前使用的 Twitter 数据存储工具是由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研发的 Social Feed Manager。它每周会下载约 50 条话题标签,包括热门相关话题((#MuteRKelly)、细分行业领域的话题(#ChurchToo )以及持反对意见的话题(#MeTooLiars、#IStandWithBrett)等,收集的信息包括转发量、粉丝量、地理位置等。

不过,Twitter 的 A.P.I. 系统只允许大规模免费下载发布时间在一周以内的推文。因此图书馆需要与该公司合作,才能购买自 #MeToo 话题标签出现以来的 1900 万条推文。

针对 Facebook 和 Instagram,Kamensky 团队最初使用的是“Webrecorder”,但用它大规模收集数据十分困难。团队成员最初选择手动挑选新闻报道及 URLs 链接,后来为保证覆盖面够全,又改用了 Media Cloud——一套由 M.I.T. 和哈佛大学共同研发的工具,能够批量搜索新闻报道并存档。但用团队成员的话来说,收集这些信息仍然“像站在漫天纸条雨中,试图找出有用的捡起来,不然它们就会被扫到垃圾桶里”。

除了技术难题,#MeToo 运动的存档也意味着档案管理者还得把自己变成策展人的角色。标准的档案管理原本是有明确边界的:某个人或机构的一系列论文,或者是某个事件现存的所有文档。但 #MeToo 运动的信息源有上百万条,各自在不同方面带来不同影响,因此只能以一种被“构建”(constructed)或“虚构”(artificial)的方式保存。它们的边界是由人去定义,而非绝对的。这也迫使图书馆从传统角色中跳脱出来,从尽量不留下一丝指纹的存档者转换为试图从黏土中还原历史的学者。

另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平衡保存历史的需要与个人隐私。#MeToo 运动的主题之一是女性的主动权:为自己发声,讲述自己的故事。而在保存或研究这些故事时,存档者和研究者却不可能一一征询上百万 Twitter 账户用户的同意。虽然从法律上说,Twitter 的用户协议意味着存档者的做法并不违法,但大部分用户并没有这种意识:在一次针对 268 名 Twitter 用户的调查中,近一半的人认为自己的推文不可以在未经同意的前提下被用作研究素材。

一种权宜之计是图书馆只对研究者开放认证账号或粉丝数达到一定量级的账号的推文,并且在某位用户提出异议时,对研究者屏蔽该用户账号内容。

总的来说, Kamensky 团队认为他们的工作能够给研究者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无需过多考虑一些小的纠纷。“随着这些资料逐渐累积、得到保存,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我们的目光可以放得长远些。”Kamensky 对《纽约客》说。

题图来自《纽约客》,Chloé Poizat 绘制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今年Wallpaper* Handmade 新加坡展,聚焦本土设计师

今年设计杂志 Wallpaper* 和新加坡设计周继续合作,带来了 Wallpaper* Handmade 项目。

展览设立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一层,主题是“爱”,将一直持续到 6 月 10 日。

Wallpaper* Handmade 项目自 2010 年启动,每年,Wallpaper* 邀请创意人士和制造商们合作带来原创、一次性的设计,这些作品会在每届的米兰设计周上展出。

这次的 Wallpaper* Handmade 新加坡展,除了带来了以往在 Wallpaper* Handmade 上展出过的经典作品,还特别展出了 8 位新加坡本土设计师的作品。这些作品还将在随后 4 月的米兰设计周上展出。

我们挑选了一些值得一看的:

Clink coin holder

这只锡制存钱罐由新加坡设计师 Brandon Yeo 设计。将硬币放在顶部的小平台上,当重量足够大的时候,平台倾斜,硬币就会掉落到下面的存储区域。

Yeo 毕业于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现在是一名工业设计师,他的作品包括椅子、热熔胶枪、便携式清洁设备和珠宝等。去年,Wallpaper* 发起了“Wallpaper* Handmade 下一代新加坡设计师”竞赛,设计师需要重新想象一个日常用品——而 Yeo 正是该竞赛的冠军。

“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我父母”,Yeo 说,他们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总是强调存钱的重要性,而这只存钱罐正强调了一个人对家庭的经济责任。 

Matches vessels

这组玻璃容器曾在 2016 年米兰家具展上的 Wallpaper* Handmade 展展出。

创作者 Will Yates-Johnson 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是一位多学科的艺术家和设计师。

设计师将不同尺寸、不同表面图案、不同颜色的玻璃圆柱体进行组合,创造了这一系列独特造型的玻璃容器。灵感来自圆柱火柴盒。

设计师和玻璃生产商 NasonMoretti 合作,带来了两种不同纹理的表面。一种看上去更为光滑,表面有细细的棱纹,这采用的是一种被成为“rigadin ritorto”的吹制技术,它事实上使用了两个模具,第一个模具制作线条,而在第二个模具中,吹制机扭曲玻璃以使线条变成某种形状。这项技术耗时,且需用到手工制作。

而另一种具有明显褶皱的表面则用到了瓦楞模具,这家玻璃制造商 1968 年就制作了这种模具,不过如今已经很少使用它,因为它的客户认为这种模具做出来的产品看起来太工业化了。

“而我的大部分工作都是为现有的东西寻找新的角度”,Yates-Johnson 说,“这是机器还是人造的呢?我恰恰喜欢这种模糊性。”

Collector’s case 

新加坡设计工作室 Lanzavecchia + Wai 带来了这款名为“Collector’s case”的手提箱。

设计师说,是 19 世纪晚期的探险故事给了他们启发。因此,他们想设计一款能收集旅途中所遇物品的手提箱。它的外形像一架六角手风琴,外层采用了意大利牛皮,内部则采用了硫化纤维板——这是英国行李箱制造商 Globe-Trotter 的一项专利技术——由 14 层压缩再生纸、棉花和木浆制成。

Lanzavecchia + Wai 成立于 2009 年,由 Francesca Lanzavecchia 和 Hunn Wai 创立。两人在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学习时相识。该工作室曾为米兰三年博物馆策划展览、为爱马仕设计橱窗装置,也为家具制造商 Herman Miller 做设计研究的工作。

Treasure chest

当设计师 Tiffany Loy 思索一些跟“爱”有关的词时,她发现“treasure”这个词在许多语言里出现的频率很高,从中文的“宝贝”到德语的“Schatz”。

“我喜欢‘treature’表达爱的方式,这是私密和亲密的,我们希望保留给自己的东西,就像两个人之间的一个小秘密”,Loy 说。

这个想法促使 Loy 设计了一个宝箱,希望用它来存放珍贵的东西。其外部由不同颜色的皮革装饰。

Loy 同样是一位新加坡本土的设计师,尤其擅长将纺织品应用于工业设计,她在 2014 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优衣库以及新加坡本土地毯品牌 The Rug Maker 合作过一系列产品和装置。

题图来自官方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今年Wallpaper* Handmade 新加坡展,聚焦本土设计师

今年设计杂志 Wallpaper* 和新加坡设计周继续合作,带来了 Wallpaper* Handmade 项目。

展览设立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的一层,主题是“爱”,将一直持续到 6 月 10 日。

Wallpaper* Handmade 项目自 2010 年启动,每年,Wallpaper* 邀请创意人士和制造商们合作带来原创、一次性的设计,这些作品会在每届的米兰设计周上展出。

这次的 Wallpaper* Handmade 新加坡展,除了带来了以往在 Wallpaper* Handmade 上展出过的经典作品,还特别展出了 8 位新加坡本土设计师的作品。这些作品还将在随后 4 月的米兰设计周上展出。

我们挑选了一些值得一看的:

Clink coin holder

这只锡制存钱罐由新加坡设计师 Brandon Yeo 设计。将硬币放在顶部的小平台上,当重量足够大的时候,平台倾斜,硬币就会掉落到下面的存储区域。

Yeo 毕业于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现在是一名工业设计师,他的作品包括椅子、热熔胶枪、便携式清洁设备和珠宝等。去年,Wallpaper* 发起了“Wallpaper* Handmade 下一代新加坡设计师”竞赛,设计师需要重新想象一个日常用品——而 Yeo 正是该竞赛的冠军。

“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我父母”,Yeo 说,他们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总是强调存钱的重要性,而这只存钱罐正强调了一个人对家庭的经济责任。 

Matches vessels

这组玻璃容器曾在 2016 年米兰家具展上的 Wallpaper* Handmade 展展出。

创作者 Will Yates-Johnson 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是一位多学科的艺术家和设计师。

设计师将不同尺寸、不同表面图案、不同颜色的玻璃圆柱体进行组合,创造了这一系列独特造型的玻璃容器。灵感来自圆柱火柴盒。

设计师和玻璃生产商 NasonMoretti 合作,带来了两种不同纹理的表面。一种看上去更为光滑,表面有细细的棱纹,这采用的是一种被成为“rigadin ritorto”的吹制技术,它事实上使用了两个模具,第一个模具制作线条,而在第二个模具中,吹制机扭曲玻璃以使线条变成某种形状。这项技术耗时,且需用到手工制作。

而另一种具有明显褶皱的表面则用到了瓦楞模具,这家玻璃制造商 1968 年就制作了这种模具,不过如今已经很少使用它,因为它的客户认为这种模具做出来的产品看起来太工业化了。

“而我的大部分工作都是为现有的东西寻找新的角度”,Yates-Johnson 说,“这是机器还是人造的呢?我恰恰喜欢这种模糊性。”

Collector’s case 

新加坡设计工作室 Lanzavecchia + Wai 带来了这款名为“Collector’s case”的手提箱。

设计师说,是 19 世纪晚期的探险故事给了他们启发。因此,他们想设计一款能收集旅途中所遇物品的手提箱。它的外形像一架六角手风琴,外层采用了意大利牛皮,内部则采用了硫化纤维板——这是英国行李箱制造商 Globe-Trotter 的一项专利技术——由 14 层压缩再生纸、棉花和木浆制成。

Lanzavecchia + Wai 成立于 2009 年,由 Francesca Lanzavecchia 和 Hunn Wai 创立。两人在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学习时相识。该工作室曾为米兰三年博物馆策划展览、为爱马仕设计橱窗装置,也为家具制造商 Herman Miller 做设计研究的工作。

Treasure chest

当设计师 Tiffany Loy 思索一些跟“爱”有关的词时,她发现“treasure”这个词在许多语言里出现的频率很高,从中文的“宝贝”到德语的“Schatz”。

“我喜欢‘treature’表达爱的方式,这是私密和亲密的,我们希望保留给自己的东西,就像两个人之间的一个小秘密”,Loy 说。

这个想法促使 Loy 设计了一个宝箱,希望用它来存放珍贵的东西。其外部由不同颜色的皮革装饰。

Loy 同样是一位新加坡本土的设计师,尤其擅长将纺织品应用于工业设计,她在 2014 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优衣库以及新加坡本土地毯品牌 The Rug Maker 合作过一系列产品和装置。

题图来自官方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啤酒原材料争吵继续,MillerCoors 开始联合酒吧反击百威

两大美国啤酒公司间关于原材料的争吵还在继续。

自今年 2 月超级碗广告开始,百威就在攻击 MillerCoors 公司旗下的 Coors Light、Miller Lite 两款啤酒使用“低质原材料”,所谓低质原材料指的是玉米糖浆、啤酒花提取物等。

在多次媒体采访中,百威给出的说法是,他们希望用这些广告加强啤酒行业对于啤酒原材料的透明度。

MillerCoors 公司在过去 1 个月内做了多次回应,强调玉米糖浆并不进入最终的啤酒内,同时玉米糖浆本身也不同于高果糖玉米糖浆。

现在,MillerCoors 公司主动发起反击,发起了名为 #Refresh The Conversation 的新 campaign。

本月,MillerCoors 公司将在美国酒吧安装一批被称为 The Coors Light 的啤酒龙头(tap),同时提供限时免费活动。

MillerCoors 公司称,一旦百威在社交网站、广播媒介上提及 Coors Light,这些新的啤酒龙头就会亮起来,同时,酒吧内的成年人可以获得一杯 MillerCoors 公司买单的 Coors Light。

这次活动在部分酒吧内展开。纽约、费城、达拉斯、拉斯维加斯以及奥马哈 5 个城市内,有部分酒吧参与这次 3 月 22 日开始的活动。

The Coors Light 啤酒龙头是否真的能实时监测百威的攻击并不重要,MillerCoors 公司这次 campaign 的核心围绕着免费产品,同时对百威加以反击。

提供免费啤酒的想法据称来自于市场调研。MillerCoors 公司负责 Coors Family of Brands 的品牌营销副总裁 Ryan Reis 称:“根据我们上周进行的一项调查,80% 的优质淡啤消费者表示,他们只想喝一杯清爽的啤酒,而不想就啤酒的成分争论不休。所以我们就满足他们。”

另一款淡啤产品销量稳定是 MillerCoors 公司发起攻击的前提。MillerCoors 公司于本月 8 日引用数据称,Miller Lite 增长仍然不错:尼尔森截止 2 月 23 日的数据显示,Miller Lite 年度销售额增长 1.2%、销量增长 0.2%,但 Bud Light 的销售额、销量都在下降。

与此同时,MillerCoors 公司选择了一个不错的反击时间点。3 月美国大学间的橄榄球比赛能吸引大量的消费者。

每年 3 月,美国大学间主要的橄榄球比赛是 NCAA 男子篮球锦一级标赛,68 支球队在 19 天内共完成密集的淘汰赛,因此 3 月也被称为“疯狂 3 月(March Madness)”。今年比赛自 3 月 19 日开始。

这实际上不是百威与 MillerCoors 公司第一次争吵。2004 年,百威曾称呼旗下百威啤酒为“啤酒之王”,攻击 MillerCoors 旗下的 Miller Lite 是“碳水皇后”、“南非公司”——指当时品牌的持有者 Miller Beer。

百威当时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Miller Beer 虽然排名第二,但啤酒市场份额只有 18%,百威则拥有 50%。

百威当时的 campaign 引发公众抨击其性别歧视。Miller Beer 还发起诉讼,称百威鼓动员工、他人在零售渠道的 Miller Lite 瓶身上张贴“碳水皇后”的贴纸。

事实上,百威的老员工也认为百威这次发起争吵仍是是个错误决定。

“这是一个大型贸易的行业,你最不需要做的事就是进一步将其商品化,讨论一些没人关心的原料,”曾在百威工作 20 年、担任过百威首席创意官的 Bob Lachky 在最近接受采访时称,“这真是令人失望。完全是失误。”

Bob Lachky 于 2009 年离开百威。在百威就职期间,他曾帮助百威推出了包括 WhassupBudweiser Frogs 以及 I Love You Man 等广告作品。

“(百威、MillerCoors)双方都朝对方吐口水,还拍着对方的背。”Bob Lachky 称,“你花在这件事上的每一个宝贵时刻、每一份精力和每一美元,都是原本可以用来打造品牌的钱。”

题图来自:YouTube@Coors Light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啤酒原材料争吵继续,MillerCoors 开始联合酒吧反击百威

两大美国啤酒公司间关于原材料的争吵还在继续。

自今年 2 月超级碗广告开始,百威就在攻击 MillerCoors 公司旗下的 Coors Light、Miller Lite 两款啤酒使用“低质原材料”,所谓低质原材料指的是玉米糖浆、啤酒花提取物等。

在多次媒体采访中,百威给出的说法是,他们希望用这些广告加强啤酒行业对于啤酒原材料的透明度。

MillerCoors 公司在过去 1 个月内做了多次回应,强调玉米糖浆并不进入最终的啤酒内,同时玉米糖浆本身也不同于高果糖玉米糖浆。

现在,MillerCoors 公司主动发起反击,发起了名为 #Refresh The Conversation 的新 campaign。

本月,MillerCoors 公司将在美国酒吧安装一批被称为 The Coors Light 的啤酒龙头(tap),同时提供限时免费活动。

MillerCoors 公司称,一旦百威在社交网站、广播媒介上提及 Coors Light,这些新的啤酒龙头就会亮起来,同时,酒吧内的成年人可以获得一杯 MillerCoors 公司买单的 Coors Light。

这次活动在部分酒吧内展开。纽约、费城、达拉斯、拉斯维加斯以及奥马哈 5 个城市内,有部分酒吧参与这次 3 月 22 日开始的活动。

The Coors Light 啤酒龙头是否真的能实时监测百威的攻击并不重要,MillerCoors 公司这次 campaign 的核心围绕着免费产品,同时对百威加以反击。

提供免费啤酒的想法据称来自于市场调研。MillerCoors 公司负责 Coors Family of Brands 的品牌营销副总裁 Ryan Reis 称:“根据我们上周进行的一项调查,80% 的优质淡啤消费者表示,他们只想喝一杯清爽的啤酒,而不想就啤酒的成分争论不休。所以我们就满足他们。”

另一款淡啤产品销量稳定是 MillerCoors 公司发起攻击的前提。MillerCoors 公司于本月 8 日引用数据称,Miller Lite 增长仍然不错:尼尔森截止 2 月 23 日的数据显示,Miller Lite 年度销售额增长 1.2%、销量增长 0.2%,但 Bud Light 的销售额、销量都在下降。

与此同时,MillerCoors 公司选择了一个不错的反击时间点。3 月美国大学间的橄榄球比赛能吸引大量的消费者。

每年 3 月,美国大学间主要的橄榄球比赛是 NCAA 男子篮球锦一级标赛,68 支球队在 19 天内共完成密集的淘汰赛,因此 3 月也被称为“疯狂 3 月(March Madness)”。今年比赛自 3 月 19 日开始。

这实际上不是百威与 MillerCoors 公司第一次争吵。2004 年,百威曾称呼旗下百威啤酒为“啤酒之王”,攻击 MillerCoors 旗下的 Miller Lite 是“碳水皇后”、“南非公司”——指当时品牌的持有者 Miller Beer。

百威当时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Miller Beer 虽然排名第二,但啤酒市场份额只有 18%,百威则拥有 50%。

百威当时的 campaign 引发公众抨击其性别歧视。Miller Beer 还发起诉讼,称百威鼓动员工、他人在零售渠道的 Miller Lite 瓶身上张贴“碳水皇后”的贴纸。

事实上,百威的老员工也认为百威这次发起争吵仍是是个错误决定。

“这是一个大型贸易的行业,你最不需要做的事就是进一步将其商品化,讨论一些没人关心的原料,”曾在百威工作 20 年、担任过百威首席创意官的 Bob Lachky 在最近接受采访时称,“这真是令人失望。完全是失误。”

Bob Lachky 于 2009 年离开百威。在百威就职期间,他曾帮助百威推出了包括 WhassupBudweiser Frogs 以及 I Love You Man 等广告作品。

“(百威、MillerCoors)双方都朝对方吐口水,还拍着对方的背。”Bob Lachky 称,“你花在这件事上的每一个宝贵时刻、每一份精力和每一美元,都是原本可以用来打造品牌的钱。”

题图来自:YouTube@Coors Light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

美国“明星”众议员:我们的社会有“Facebook问题”

此前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呼吁拆分科技巨头的广告在Facebook平台被删除。而据美国科技媒体CNET报道,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a Ocasio-Cortez)对此回应称,尽管Facebook可能有自己的问题,“但看起来越来越像我们的社会存在一种Facebook问题。”

她在Twitter上表示:“不能仅仅因为垄断企业碰巧是在线公司,就认为它是好的。Facebook自身可能存在问题,但看上去越来越像我们的社会存在一个Facebook问题。

作为国会议员中最年轻的女性,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a Ocasio-Cortez)对社交媒体并不陌生,她不但熟悉Facebook平台,还拥有350多万粉丝。在她眼里,Facebook的业务运转良好,一帆风顺,她还帮助政界同仁学习如何使用Facebook。

沃伦的广告在本周一重新恢复。Facebook表示,该广告之所以被短暂删除,是因为它违反了使用标志政策。

沃伦的上述言论只是硅谷和华盛顿争斗的最新一次交锋。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公司一直因传播虚假新闻、压制某些声音和左右现代政治对话而受到立法者的抨击。

但面对国会严厉审查的不仅是Facebook公司。尤其是在竞争和消费者选择方面,科技巨头因“手握重器”,一向受到国会的“重点关照”。

虽然近期双方的角力热度已有所消退,但争斗显然尚未结束。

小米9/SE/透明版已上线小爱同学王源定制语音

IT之家3月13日消息 小爱同学今天宣布,小爱同学 x 王源定制语音功能现已上线小米9、小米9 SE、小米9透明尊享版手机。小米9发布会上宣布为小爱同学推出王源定制语音,让“王源”问好、陪聊天,送节日祝福等。这想必受到王源的粉丝的热捧。

只要在小米9手机上对小爱同学说“王源王源” ,就能立即召唤王源现身,帮你定闹钟,给你唱歌…可以24小时与王源畅聊。

此前微软表示,这款语音源自于微软智能云平台Azure上的世界级语音合成技术。该技术借助深度神经网络学习,合成出足以媲美人类的语音,同时声音自然,富有感情,音色还原真实。

玛吉·汉布林,“英国艺术界脾气暴躁的老祖母”和她的画作一样性感

玛吉·汉布林坐在三里屯一家酒店负一层的大厅,顶着一头灰白色卷发,你一眼就会发现她。

这位 73 岁的艺术家几十年来的形象保持了某种一致性:爱因斯坦式的爆炸卷发;手里夹着支香烟——戒烟的五年间,会用一支塑料假烟代替;直视镜头,脸上没有笑容。

3 月 8 日,她作品在中国的首次回顾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汉布林被认为是“英国最重要和最有争议的艺术家之一”。这场回顾展包括了她的油画、版画、素描写生和雕塑在内的60余件作品,试图完整覆盖她的职业生涯:从早期 60 年代的素描作品,到最近期的一幅肖像画《 Laughing 2 》。

画面捕捉了一名男子仰头大笑的瞬间。汉布林喜欢画大笑的人,观察五官不受控制的混乱和面部的坍塌,“这是很性感的一件事”。

Laughing 2,玛吉·汉布林,2018。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性感”,她常常用这个词来形容绘画这件事。不仅是人,海浪、油彩、笔触都可以是性感的。她说自己也许会坐着素描,但总是站着绘画,因为这是一种极为身体和物理的体验,“就像跳舞一样”。媒体造访她位于萨福克郡的工作室时,喜欢拿那里的墙面做背景为她拍摄肖像,曾经放置画板的地方是一个空洞,颜料围绕着空洞放射流淌,记录了一场激战。

自 60 年代起开始参展,1980 年成为国家美术馆的第一位驻留艺术家,1995 年获得大英帝国勋章,还出镜过一档艺术评论类电视节目,年逾七旬仍旧活跃的汉布林很符合“艺术名人”的定义。

她被称为“英国艺术界脾气暴躁的老祖母”,人们喜欢她的直言不讳,却也常常被她的作品激怒,尤其是她的公共雕塑作品。

其中最为知名的两宗雕塑之一是“与奥斯卡·王尔德的对话”,正对着伦敦的查林十字车站。这件作品最大的特点是它的整体造型其实是一把长凳,观众可以坐在上面,与一端的王尔德“交谈”。人们反对它的理由有很多,有的不喜欢那一头“通心粉”式的卷发,有的则指责他手上夹着的香烟——自揭幕之日起,这支香烟就不停地被盗走。

2003 年她在家乡萨福克郡的 Aldeburgh 海滩竖起一扇金色的扇贝雕塑,致敬 20 世纪著名的演奏家 Benjamin Britten。结果也在当地遭遇激烈的抵制,大量的人写信给媒体抱怨,还威胁要把它给摧毁。

The Scallop, Maggi Hambling, Aldeburgh.来源于 Wiki Commons

A Conversation with Oscar Wilde。来源于 Wiki Commons

汉布林对这些反对不屑一顾,甚至在近几年的作品中更多地对时代话题进行回应:气候变暖、难民危机、阿勒颇战役……她引用王尔德的话反击,“当批评者分裂时,艺术家与他自己始终如一”——批评者常常评价她的作品太过“轻浮”;但她也因此获得大量的赞誉,被认为“鲜活”且“充满张力”。

2002 年开始,她绘画的对象转向大海,并于 2014 年在国家美术馆举行以此为主题的个展。这几幅以“水之墙”为名的画作在本次展览中占据了重要篇幅,也是她所有作品中规格最大的一部分。

巨大的画布上,充满表现力的笔触重现了海浪击打在堤岸上的瞬间,飞迸出各种色彩。“人们在其中看出人脸、动物,我觉得都很好”,而对于她个人而言,大海更是性与死亡的一种隐喻。

她认为,艺术的目的就在于让人抵达生死相遇的神秘场域。在她所崇敬的艺术作品中,都可以看到这一点。

汉布林乐于描绘死亡和衰老,仿佛想要借此与其当面对峙。她几度为已经躺入棺材里的人物画像,无一不是她曾经最亲近的人,比如母亲、父亲和情人……此次展览同样包含了大量她为父亲所做的速写,大多数来自于其病重之时。

“我创作过这张关于我父亲的画。”她翻开面前的画册,“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他当时已经很衰老了……在一个画展上,有人买走了这幅画,结果由于太过思念它,我不得不再买回来,花的价格可比之前高多了!”

水之墙 2,玛吉·汉布林,2011。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水之墙-蓝与金,玛吉·汉布林,2011。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水之墙 1,玛吉·汉布林,2011。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水之墙 7,玛吉·汉布林,2011。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连环的采访已经让汉布林看起来有些疲惫,但兴起时仍会举起画册指指点点,或是面对摄像机抛出一个玩笑,“我的化妆团队呢?”

现在这位艺术家大多数的时间待在萨福克郡海滩边一个小村庄里,远离人群,遵循着颇为刻苦的创作日常,并保持着对网球的热情。

“好了!艺术家真该闭嘴,别说那么多废话。”她起身,感到需要出去抽支烟。

以下是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和 Maggi Hambling 的对话:

Q =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

M = Maggi Hambling

每一朵海浪都是那朵海浪的肖像,它总是特别的

Q:很多人首先通过您大海或是人像的油画画作认识到您,但实际上素描也在您的作品集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有评论家认为,在您的油画中能感受到素描的痕迹,尤其那种分明的笔触感,是这样一种关系么?

M:当我 13 岁,所有其他女孩都在涂色的时候,我在纸上素描,我只会这个。甚至有一次学校当时的艺术老师走过来,非常温柔地说,“我在想你是不是色盲?”对我来说,素描是一切的开始,它始终是在绘画,或者雕塑之前的,是我所有工作的核心或基础。

(指着一件作品)你看这幅大海,对,这幅墨水画。墨水是单一的,而油画是一种颜色撞进另外一种颜色。所以是不同的,更复杂。素描就像一个人的笔迹,是最亲密的东西,然后才有了绘画。

Covehithe, late afternoon,玛吉·汉布林,2005。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Q:听说您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先通过素描来获取能量?

M:对,我每天早上都会做素描练习。这是我每天清晨所做的第一件事,来更新对纸张的触感。几年前我在大英博物馆的举办的个展就叫“触摸”,整个展览都是我的素描作品。“触感”,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现在作为一个艺术家,你是我面前的模特,我其实是在用笔刷触摸你的脸,然后触摸纸张,这样来回往复。

Q:这是否让您和您的模特建立了一种更加私密和亲近的关系?

M:嗯,在某种程度上。你看,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就好像没有任何一朵浪花与其他的浪花相像。几年前我有一个展览,叫人和海的肖像。肖像往往被认为是一个人的面孔,但于我而言,每一朵海浪都是那朵海浪的肖像。它总是特别的。

我的宗旨是,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一波巨大的、翻涌而来的海浪,是它们在掌管我,而不是我在掌管我笔下的物体。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艺术家都有巨大的存在感,我不是这样。如果我在画你,那么关于你的真相会通过我,像通过一个管道,灌注到素描或是绘画上。而我只是一个通道,来帮助你到达。

Q:但与此同时您确实拥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和印记,这在您的每一件作品中都会重复出现。

M:我从不考虑风格,那是让别人来评说的。我所在乎的是颜料的肉体性,你要知道,颜料是非常性感的东西。它是鲜活的,所以我活着,这幅画还活着。我总是站着绘画——也许我会坐下来素描,但是我总是站着绘画。它充满了动感,就像跳舞一样。也正是绘画的这种物理性、肉感,让它与平面的摄影如此不同。这种生命力是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Henrietta, 玛吉·汉布林,1998。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我开始画油画的那一刻,手里就拿着一支香烟

Q:有作家说写小说就像一场长跑,要给自己定好节奏,保持良好的纪律性,这和做一个终身画家相似吗?

M:我想很多人都会想,哦,成为一名艺术家真是太好了。当你感觉想画一幅画时,就起身去工作室。不是那样的,我每天早上五点钟起来,先素描,然后再工作五六小时。每天都这样做,每一天每一天,我必须像这样工作才能让这(指了指自己的画)发生。对吧?很多时候我在工作室里,对自己充满怀疑,呃……(拖长音),然后六点到了,来杯威士忌!

Q:在早上?

M:不!现在这个年龄不行了。你知道人们总是说,什么“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健康”,我就想“booooring”(“无聊”,拖长音)。健康多无聊啊,不过现在我确实感觉到这是真的,这样我才可以继续画下去。我曾被一家英国报纸问到这个问题,“您身体健康吗?”;我说“当然不!”。运动很无聊,威士忌才有趣。但我确实会打网球,我非常热衷于网球。

Q:这些天您还打网球吗?

M:不要说“还”!让我听起来太老了。(笑)是的,我打网球。我跑得不是很快,但我可以击中它。

Q:您的球友都是谁?

M:四位年龄相仿的女士。我们打双打,我们都……你知道的,没人可以跑得很快,但我们很喜欢它。

Q:听说您曾经尝试戒烟了五年?在那戒烟期间,有需要做些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么?

M:啊天,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画画了!我在床上躺了三个星期,整天看电视,啃燕麦棒,变得很胖……太可怕了,然后逐渐逐渐地,先是半个小时,再是一个小时,然后才慢慢的回归了画室的日常。

在我开始画油画的那一刻起,手里就拿着一支香烟。那是一个夏天,昆虫不停地撞到画上被黏住,颜料、画刷、抹布,都是虫子。当时学校的第一位艺术老师,从田野的另一边穿过来,我问道,“我该怎么拿这些昆虫怎么办”;她回答,“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来支香烟”。这也是为什么香烟对我来说真的很难戒掉。

玛吉·汉布林。来源: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

Q:那时你才大概 15 岁?

M:14 岁。我 11 岁时就放弃了数学、地理,无聊,无聊,无聊。当我 14 岁时开始画画时,发现那是有意义、正确而真实的。它是一种爱好的对立面,它是我的生命。有些人喜欢我的作品,有些人讨厌我的作品,还有很多人根本对此无动于衷。

海滩上的雕塑大概在我 7 岁的时候就在脑海中了。我那时住在靠近海边的祖父家,当时是女王的加冕仪式,放了好多的烟火。巨大的烟花在海面上炸开,非常令人兴奋。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想要打破,分裂那个扇贝壳。

艺术的目的,是带人进入生与死相遇的奇妙场域

Q:包括这个扇贝壳在内的许多作品完成后遭到了一些人的抗议,人们对于您的创作似乎总是有分裂的评价。您通常可以预判人们对您作品的反应吗?

M:不!我做了我的工作,当它进入这个世界时,它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当我完成了 Aldeburgh 海滩上的大型雕塑时,那个大扇贝壳,我觉得它很神奇,我认为这是我做过的最美丽的事物之一。当人们不想要它,不喜欢它,想把它撤走时,我感到很惊讶。

Q:您现在理解公众为什么对此产生那么激烈的负面反应了吗?

M:人不喜欢改变。他们习惯了海滩那里什么都没有,然后突然出现了这个事物。雕塑和油画不一样,它占据了真实的空间,在你的现实世界中和你当面对峙,所以有些人会感到不安和沮丧。

Q:您会感觉当下的人们太容易感到被艺术品冒犯了吗?

M:哈哈哈,到处都有这种可怕的政治正确,现在到处都是。你必须要有礼貌,不要说错话。我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工作,比如说,如果我身边的人去世了,会感到沮丧;又或是战争、地球的毁坏,让人感到气愤。一幅画可以来自于所有这些不同的东西。唯一不变的是你必须在其中有爱——眼、手和心,其中最重要的是心。

我的很多作品都充满争议,这不是我的初衷。但如果带来了争议,至少意味着它是有生命的。你知道,这不是一件坏事,世界上有很多画作都是死的。

Q:您如何看待当代艺术?

M:每次当我被问到谁是我最喜欢的在世画家时,我总是说 Cy Twombly 。多年来我一直这样说,即使他后来其实已经去世了。(笑)

他的作品有能力把人带入一个神秘的境地——我认为艺术的目的,就是带人进入那个生与死共存相交,奇妙难解的场域。亨利·卢梭、梵高,以及我此生最爱的画家伦勃朗的作品都具有这种力量。伟大的艺术可以让人们进入一个奇怪的神秘世界。这也是我在工作中想要完成的事情,当你拿起画笔的时候,你就在和历史上的巨人面对面。

Q:如果你的余生只可以有一个创作的主题,它会是什么?

M:这没法回答,生活决定我会画什么。比如,我在 2016 年画了一艘满是移民的海中的船,那船沉没了一半,人满为患,它在大海中迷失了;当我爱的人去世时,我仍会继续画他们的肖像,这种我画了很多,因为我常常感到他们还在我的身边; 2002 年我开始认真地画海。

这都取决于生活中会发生什么。你知道一些画廊,比如说你画了这样的一幅画,他们希望你继续画类似的画,因为可以卖很多钱。但我从不善于被告知要做什么,我母亲说我是她遇到的最别扭的孩子。我才不会画 20 张这样的画作只是为了卖钱,艺术家应该是真理的探索者,而不是商人。

Q:当您说“艺术需要真理”时,您指的是什么?

M:我常常被人委托为他们画肖像画,因为他们喜欢我的画作,我不会在里面恭维他们,也不会让他们比现实显得更有魅力。

曾经,我受委托为剑桥一所重要大学的校长画肖像。我去见他并共进了午餐。用餐结束后,他非常委婉地说,“我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了,我的两只眼睛朝着不同的方向。”我觉得还挺有趣,你肯定可以注意到啊,这是你见到这个人第一件会注意到的事情。然后他继续说,“所以,您会怎么处理呢?”我回答我会如实地画出来,他说“是的,是的,非常正确”。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我不恭维人,我试图描绘一个人的真相,一个人的内心。我从不考虑画得像不像。这也是为什么,我拒绝了为撒切尔夫人画肖像的请求。

Q:您怎么看撒切尔夫人?

M:当然,她现在已经死了。(笑)她试图关闭所有的美术部门,只留下可以赚钱的商业艺术、设计和艺术品。你看,这就是撒切尔夫人的一个例子,不尊重文明,不欣赏艺术。

Q:从早期的作品看到最近,能看到您风格存在一个循序的变化。您认为这些年来您在绘画技巧方面变得越来越成熟,还是仅仅代表了不同阶段的生活状态?

M:我认为现在的作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能量。如果画一个人,我希望他看起来好像在呼吸,除非他们已经躺进棺材里了。

Father painting 8th December 1997,玛吉·汉布林,1997。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Father 19,玛吉·汉布林,1998。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Father 37,玛吉·汉布林,1998。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Q:您认为自己比常人更加多愁善感么?看起来您和周围的人有一种爱恨交杂的关系。

M:人们把我叫做“英国艺术界脾气暴躁的老祖母”。(笑)你知道,人们可以吃掉你,我设置了很多的障碍让他们难以靠近,我喜欢选择谁可以吃掉我,吸我的血。但我内心真的很软,这些只是墙面涂料。

当我的父母去世时,它对我的​​影响比对我的兄弟姐妹更大。因为他们都已婚,有孩子,因为我则都没有。你问说,我的工作是否是对生活中发生之事的一种回应。多年前,一位经营画廊的英国艺术界的大人物曾对我说,“我知道你是一个艺术家,因为你是脆弱的,你被周围发生的事所深深影响,为事物而感动;但又有钢铁的脊柱,不关心人们对你作品的看法。”这非常重要。奥斯卡·王尔德说过一句很好的话,他说,“ When the critics are divided, the artist is at one with himself ”。(当批评者分裂时,艺术家与他自己始终如一)

Q:有什么问题是您一直在思考的?

M:死亡,我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样的。维克多·雨果曾经对树木感到非常生气,因为它们可以活到 300 岁。我有点像这样。

题图玛吉·汉布林;长图为Father painting 8th December 1997,玛吉·汉布林,1997。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我们做了一个壁纸应用,给你的手机加点好奇心。去 App 商店搜 好奇怪 下载吧。